我千百次的泛滥,只为扬起同一个涛声。其实,三千里彼岸花海是画,只有一枝,是春。  其实,五百年风云流转是书,只有一字,是缘。  其实,无数晨钟暮鼓的心音都远了寺,只有无声的念,入了经卷。  其实,万顷碧波的暗涌明荡,都滥觞于那一滴,最初的水柔。  生命早在母亲体内时,便嵌入了水意...
全文
回复(0) 11-09 17:15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表情
啊哦,还没有人评论哦,赶快抢个沙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