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只给自己看   夜半,手机铃声响起。我迷糊着按了接听健。  “喂—阿玲,我好心烦呀,睡不着觉,只想呢,你快过来哦,晚了,你就见不到我了,呜—呜—”电话那端是好友晨晨的呜咽之声,瞬时,我的困意全消,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以百米冲剌的速度往晨晨的家中冲去。...
全文
回复(0) 11-09 21:01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表情
啊哦,还没有人评论哦,赶快抢个沙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