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痰拌饭7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325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8487
阅读:2回复:0

十大邪术--幽灵人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1-12 12:59


    
    
    十大邪术--幽灵人
    罪 人
    
    
    十大邪术--幽灵人
      
    那是个很古老的邪术,就是通过一个人做为介质。来传达阳阴二界的信息。当医院判定你没有药可治时,你找“他”吧!他就会告知你,你冲撞的那位神灵鬼怪。当你亲人暴死时,你找“他”他会帮你传话,说明死亡的原因,以及家中钱物的藏处。“他”就是幽灵人。也是通灵人。
      
    我的十三叔。十三是家族按辈份,出生前后排列。三姑八婆的,我在我这辈份中也排上二十三位。当族中同辈娶来媳妇生完孩子后,你的辈份也长了一份,因为。那些妇人叫平辈的人就要按他孩子的辈份叫人,所以说吧,孩子从来不会叫错辈份的。
      
    幽灵人,至今通灵也无法让科学来解释原由。这里民间的传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每一家族要一个名额。在村中办阳阴法事时,出来主事。当他老时可以带一个后辈。把那些最古老最神秘的咒文用口头传下去。因为那些咒文是过往阴阳界的钥匙。而通灵人,则是重之重。他要亲身下阴界传人。上来时,让鬼魂附着在他身上。而通灵人经不起那下阴界的折腾时,通灵人就会暴死在法场前。
      
    当地人叫那种通灵的过程用方言发音叫“打铜”其意义没有人知晓。条件之一通灵人要从小培养出来了,有好几个人选。从小戒口。不让他吃狗肉,怕血压过高而暴死。但他却也能娶妻生子。
      
    做法事会引来,周边几个村子的信众来观看,法事也在最尊严的祖堂的大厅中。都在夜晚举办。当人们都到满时,关上八扇重重的前厅大门,只留下一个后厅小门。先烧纸钱祭祖一下。大厅前是一个巨大的长方案。放香炉之用。方案前是八仙桌。二边做上四名诵经文的人。八仙桌正前面是通灵的人。他正面对的大厅的大门。光的上身,不住在流下的汗水。在诵经人阴阳顿挫的声调中,他的身体在不断在挣扎摇摆。过了一个小时有余。猛然坐到八仙桌上。诵经人开始问讯。一切都问水落石出时,诵经人在黄色纸条上写下经文。把剃头刀给了通灵人。他伸出舌头来,用剃刀在他舌头上乱划。鲜血直流。诵经人忙递给他准备好的黄纸条,上面早写好的古老的符文。他一张张在舌头上舔上鲜血。完成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香灰。诵经人就慢慢念起经来。他也慢慢醒来。发生的事他记不起来了。舌头上的伤痕早已止血了。没有痛感。人们争抢的鬼符,带回家放在红色小包中放在厅堂上,避邪。
      
    在我孩童时,当年我十三叔才二十出头。但他的名声早已在外的。因此他的身份颇高。也因此他有了几分架子。我们小辈口头常挂的十三叔,希望以后也像他那样年少有为。父母也在十三叔前念叨着我们的名字。也希望以后把如天书的经文传到自己孩子身上。也让自己出门风光一下。
      
    但通灵并非都是好处。必将受天谴。十三叔更不会例外的。十四叔与十五叔---都结婚了。三婆婆可急坏了。整日往媒婆家跑。相亲时十三叔一眼就看出女方的孽缘来。克夫,克子女,等等。十三眼太尖了,说看出对方前三十年后三十年的事。世间就是这么怪啊。有好多事看太清了太明了,不见得就是好事。
      
    人可以等,但岁月却不留人啊。
      
    在十三叔儿立之年,点下了头与一个寡妇结婚,家族都以出了个十三叔为荣,而今为了十三叔这门亲事倍感没有脸子。没法啊,也是为的续香火啊。
      
    第二年,平日就板的脸装严肃的十三叔。突然变了一个人,常不时与小辈光屁股的小男嘻闹。他老婆也真争气,肚子挺得高高大大的,摇摆摇摆着,好比十三叔叔平日威风。三姑六婆见了这婆娘就盯的肚皮叫--“准能生个有把了男娃!”
      
    开春,我的二十九弟出生了。他也许就是我辈份中最小的一个。因为十三叔那辈份中最后一个结婚。所以他的孩子也最小。
      
    祸福难测啊,十三叔这么厉害的人也失算了,他的婆娘乘他出外做法事,谎称回娘家。抱上小孩。带上家中的钱票逃跑了。十三叔到婆家一问,才知不妙,原汇聚中西治疗白癜风来老婆早偷了个汉子。现在逃了没有影踪。他像落魄一样回到家中,口中不住地念叨。“我儿子能为我送终的。我什么都算了。我怎么没有算到她会偷汉子了。她是狐狸精。”全族人更是急啊,婆娘可以不要了,那娃可是我们家的这一支命脉可不能断啊。四处打听,未果。
      
    十三叔开始有点疯癫了,常指的人说。“你是文曲星转世。你是猪八戒转世。你在X年X月有劫。没法化解的啊。哈哈----”
      
    “你这个白脸精,你会害死好多闺女的,我要杀了你!”十三拼命在掐住我的脖子。众人纷忙过来掰开他的手。我不住在喘气。只见十三叔还是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
      
    他还是疯得厉害。没有人再相信他的。送他去出家吧,不知那人提了议。大伙一听都觉是上上之计策。
      
    那天,我也去看十三叔剃渡。主持谦诚地给十三叔剃渡后并给他起了一个法名--“渡尘”。但是十三叔还是口不遮拦。口中说出了--主持你出家后又犯桃花运,不久将有桃花劫。主持必竟是出家人,那能听这种狂语,脸子自然挂不住了。不说二话,一下子把十三叔,请出的山门。不再让他进入。但是十三叔还记得的他的法号--“渡世。”
      
    不久,十三叔从家中逃了出去,再无影综。再无音信。此后好久,没有听到十三叔的传言。日子都平静的过去了。
      
    那年我二十岁,“瑞,快去看一下吧,你那个女朋友站在屋顶上要跳楼啊!”
    我不急不忙地走上了楼。我看到了,我的女朋友正站在高楼的楼顶的边缘。死活不让人靠近他。我慢慢的走了过去。
      
    “云。何必这样的。都说好了。我们分手了,不再有瓜葛。”
      
    “瑞,我真的好爱你啊,我为你可以去死啊。你说爱我啊。我们可以回到以前啊。”
      
    “不,我现在我不再爱你的啊。你别自做多情的啊。”我说。
      
    “为什么,我什么都可以依你,什么都可以为你,只要你不离开我就行,”她的眼泪早已流满脸。脸上还是痛禁的表情。
      
    我慢慢走到她身边。我一下子抱紧的她的身体。当场的所有人一下都放下了心。她也抱往了我,在我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我这下子也放心了。她并没有殉情的决心。突然间,我感觉她的身体在倾斜,我忙去抓紧她身体,但只抓住她的裙带。一声锐耳的破裂声。我手中只有她一块裙角。楼下传来的惊叫声。我心纠了一下。我闭上眼,过了一会儿。睁开眼。独自回到家。身后,传来女孩子的母亲的哭泣声。
      
    这是第五个为我殉情的女孩子啊。我不明白,别的男人与女朋友分手是那么容易的事啊。但到了我这里却是这么难啊。都是以死来相逼与我绝恋。突然想起的十三叔对我说过。---“你这个白脸精,你会害死好多闺女的,我要杀了你!”我决心去找一个十三叔。看他沉在红尘中那个角落。
      
    打听死人不容易。打听正常的人也更不容易。打听一下疯子那是很容易的事,因为他给你的印像最为深刻。
      
    不久,在一个偏远的镇上我打听到了,十三叔的下落。他们都说半年前还在街上乱跑乱叫啊。说他前知三十年,后知三十年。后来没有知他的去向。我的线索就此断了。也许他死了吧!但我直感告诉我--他没有死。他就在我身边。我就是找不到他。找不到他的影子。只可惜我不会通灵。要不,准能马上找到他。
      
    有一天,有个汉子在酒后大骂。--“那玉溪村的没有一个是好人,竟把疯子那个活宝藏在村中庙中,在被窝里放屁。---自亨。”
      
    “疯子有这么抢手吗。还把他当神供起来不成。”有人嘲笑他说。
      
    “我屁,你们都不知啊。现在玉溪村富了多少人也不知,还建了一个新庙。都是那疯子点拨的啊!”醉汉说。
      
    “那疯子有什么能耐。”有人说。
      
    “你们不知啊。上回。他跟白癜风的症状是什么我讲晚上定出鸡三。因为有鸡叫,我以为他是疯子没有听。结果那晚就开出鸡三来了啊。后来,玉溪村的有些人把他灌醉后,把他请回到庙中,整日用酒灌他,让他说破天机。结果,一连中了好几次,个个都发了。后来有个兔崽子酒后跟我说了这事。我才回过味来。”
      
    我一听,大喜。问一下玉溪村,直扑了过去。在村中的庙门前,门紧锁的,于是我从后墙门爬了进去。在大殿边。我发现一个近五十岁的汉子,头发蓬松,满脸乌黑。一手拿着酒瓶往自己的嘴中灌酒。口中还不知在喃喃的什么。
      
    十三叔一见我,就大叫:“你这白脸精,快走开,我要杀了你。”说完朝我扑了过来。但是他还是没有气力了。酒让他失去力量。
      
    “十三叔,我是你的侄子,阿瑞啊!”
      
    “阿瑞,阿瑞。你是阿瑞。”他的眼角放红。
      
    那一天,我不知他说了什么,我只是静静地听了,他在酒后乱语。我只等他醉来后,带他回家。
      
    第二天,庙外来了好多男女老少。他们不断在放着鞭炮,来欢送十三叔,他们口中不断在叫着,“渡尘走好啊,有空回来看我们!”我不知他们如何知晓,我十三叔才做了一天和尚的法号。也许这都是缘份吧。十三叔傻笑了胡乱地回头挥着手。
      
    过了二天,我们回到村。全村的人都来看风光一时的十三叔。当十三叔听说二老已去世了几年消息后,十三叔突然清醒了不少,痛哭了三天三夜,天天都去守坟。二年后,十三叔又突然消失了。像水蒸汽一样消失了。
      
    有人不断在猜测的--这回他又是突然发疯的吧?要不他得道成仙吧!
      
    有一回,同事非要我们几个去他老家看风景,他说,那里的山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有治好的吗美,水美,姑娘更美。于是我一伙都跟他走了。
      
    我们到了那,确实美啊,古老的如乌镇一样秀丽。纯朴的民风。让人追塑过往的云烟。
      
    “我这有一家豆制品店,每一个品种,都极好吃啊。回家时你们都别忘了带点回去,吃后定想再来我这玩啊。”同事自豪地说,
      
    “哥哥,我能过来一下吗?我给你讲一句话吗?”一个陌生的十七八岁的小男生对我说。
      
    “说吧。”我笑地说。
      
    他底声在我耳边说:“白脸精。”
      
    我脸一下惨白了。--十三叔!十三叔!我心中不断地想着。
      
    我对同事说:“我有事去一下,你们在这等我会,你们喝会茶。”
      
    我跟着那少年。走了不远处,见到了一家豆腐店,也许,这就是同事说的那家特色店吧!店中有个老女人在热情的与客人打招呼。一个装的整洁的老人,精神矍铄地在后面做帮手。我一眼就认出了是十三叔,但是不敢相信他会有这样面貌出现我眼前,
      
    我也一下子认出的老女人,就是十三叔多年前偷汉子私奔的女人。她笑了过来。摸着少年的头。“快叫二十三哥”,她朝小伙子叫着怎样治愈白癜风
      
    “二十三哥哥好,”小伙子朝我叫的,我点了一下头,我脸上总挂着笑容。看了一家三口人。我感到快乐幸福啊。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