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话初岚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11646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2915
阅读:1回复:0

梦里依稀醉荷塘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1-13 14:04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br>  --余光六吨锅炉燃油燃烧机中的《乡愁》<br>  对于一直漂泊在外的游子,每次读六吨锅炉价格哆到这首诗歌,心中那份思乡的情绪就油然而生。但是对于远在台湾的伯伯们,他们对于这首诗歌的钟爱真的无法用言语表达,因为他们真切的感受着诗歌里那份淡淡的乡愁,那份执着的牵挂。台湾的伯伯们的乡愁真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br>  晚上吃好晚饭,把儿子的作业监督完成后,坐在了电脑前,刚打开电脑就看见短信提示有两封邮件,打开来发现是台湾的三伯发来的女子附庸风雅,内容是说他本来打算最近回来的,因为三伯母的身体不太好,推迟到春节后回来,我虽然从今天起,我们开始微笑觉得遗憾,但看得出三伯也很无奈,毕燃气卧式蒸汽锅炉竟路途很远,不是轻易说回来就回来的,况且他年岁已高,回来的机会也不多了。三伯说他希望以后有机会常住大陆,然后长眠于故土,和祖辈们在一起。我了解三伯的心情,也知道他以后肯定回来的。因为他是最牵挂家乡的,牵挂大陆的亲人们。<br>  爸爸兄弟姐妹8个,有6个是教师,当时大伯在黄埔军校当教官,二伯在外地教书,三伯在外地求学,国民党战乱的时候,他们就随同去了台湾,大伯和二伯还是教授,三伯努力读书,考了博士,最后也做了教授。一生执着他的事业。虽然三伯把心血都倾注在了教育上,但思乡,思念家乡的亲人却未停止过,从最初的通信,到电话联系,到最后的回到家乡,他总是第一时间想着祖国这边的亲人。每次电话他总是一口正井冈山的小井村红军医院宗的家乡话和我们聊天,每次回来也是到家乡的各地看看,对亲人和朋友都是那么的我理解的你的悲伤动情。他在家乡购置了房屋,准备退休后回来常住。他说已经和他的儿女黄河壶口记行们都说好了,女儿要吃烧卖以后回来再也不回去了,他要永远和自己的家乡在一起,他不愿在漂泊了,也不愿向大伯那样留有遗迎春花又开憾。大伯六吨锅炉价格是从台湾到美国的,后来因为生病,没有回到祖国就走了,骨灰也留在了异国他乡,这是大伯带着遗憾离开的,也是家乡的兄弟姐妹的遗憾。爸爸一提起大伯就会流泪,他们的手足情让他们无法面对这样的遗憾,但也无能为力。<b燃气卧式蒸汽锅炉那里好r>  现在的形式对于在台湾的二伯和三伯来说是个好开端,三通和包机已经给他们了很多的希望。所以三伯说他要经常回来,还要把儿女都带回来看看,让他们感受一下大陆现在的变化。我们也希人是写在水上的字望伯伯们能经常回来,因为他们回来,爸爸和家中的姑姑,叔叔们都很高兴,亲人分别那么久能够团聚真的很激动,他们的那份亲燃气卧式蒸汽锅炉厂家情也许我们无法理解,但每次看到他们拥抱在一起,泪水涟涟的,既燃气无压锅炉为他们感到高兴,也心酸。<br>  也许我们从求学到工作,一直在外地,对于乡愁的滋味体会的比别人多,但我们可以经常的回家看看,可是在台湾的伯伯们60多年的离家,那真是:“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那种复杂的深沉的心情我们也许无法感慨的。也许真正懂得乡愁的是伯伯的心,对于他们乡愁也许是种幸福的疼痛,在品味余光中的《乡愁》时,文字的灵魂与感动也许在伯伯们的心中撞击,能够引起真正的共鸣。读着这首乡愁六吨锅炉水处理设备,想着伯伯们家书上的泪痕,才能明白乡愁是是离家游子的永远情结。<br>  尽管六十多年后回到故里,他们在外头,母亲已经在里头,但六十年岁月的沧桑,他们还在期盼,那份期盼能够填平那一弯浅浅的海峡,从此不再惆怅,不再张望,让漂泊的游子都能回到自己的故乡,大陆和台湾不再互相的张望。“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这种淡淡的乡愁,伴随着远离家乡的伯伯们,也时刻萦绕在我的心畔,久久不曾散去……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