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配酒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168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9521
阅读:5回复:0

-b-你哪里下雪了吗?--b-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10-12 20:09

冬月很久了,零星的风吹着,点滴的雨落着,冷冷的空气散发着干枯的味儿,仿佛渴求着些东西,在这样的日子里。
常平,这是南方的一个小镇,当蜗牛似的车皮,载着好多人满满的淘金梦抵达时,已是冬夜凌晨三点了,肩扛手提的人群,潮水样的涌出,走向那道窄窄的栅栏,而且要接受验票员的吆喝,男人叫,小孩哭,女人骂,霎时给这个平凡的驿站添加了和谐的乐章,瞬间,好多人张开双臂,仰天大叫:南方,我来了!
广场,接人的,拥抱;送人的,惜别,来来往往,很快恢复了平静,仿佛这里没有发生过什么,就这样简单的注视着,淡如水。或许这是它的使命,承载着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无须付出什么,所以也不奢求得到些什么。于是,无论风霜雪雨,寒冬酷暑;无论富贵清贫,康健疾病,都静静的伫立着,看花开,看花落。
偶尔,会有落单的男人和女人,于是,他和她相遇了,在冬夜里,在冷风中,在他乡的街头......
当坐上的士的瞬间,自然的,拉开了距离,说不出为什么,他已经知道她是刚刚失利于那场七八九战争,准备来年再考,可是贫穷的家庭,已经承担不起读书的费用了,只好来投奔多年在南方发展的表姐,挣点学费,哪知表姐被公司派到外地培训去了,就这样被茫然的撂在了南方的街头,有点凄凉的感觉。
听着女孩怯怯的述说,他想到了自己,接到大学通知书的时候,他还在玉米地里掰包谷,浑身沾满收获的味道。深夜,一家人围坐在那张矮矮的圆桌旁商量学费的问题,6000块!包谷40000斤!看着锁紧眉头的双亲,还有读初中的妹妹,他无声的落泪了!自己是全家的希望,怎么办?
那是一个初秋的早晨,背起那个破旧的书包,还有几件行李,还有那张通知书,悄然的沿着经常上学走的那条路,一条通往外面的土路,独自踏上南下的列车,寻梦去了!给妹妹留了一封信:好好学习,走出去,圆哥哥的梦!
没有任何变化,那个小村依然继续着往昔的生活,小村的人们依然鸡鸣劳作,暮色里牵着老牛,哼着小曲归家,因l为家里有热热的炕头,暖暖的饭菜,还有昏暗的油灯里点点希冀!
人与人,有时,没有那么复杂,一个眼神就能温暖那颗心。是来接一个同学的,可是同学有事没有坐上车,忘了告诉他了,只好独自打车返回,当看向她的时候,那种无助的样子瞬间伤痛了他的心,说不出的理由走了过去,轻轻的聊了两句,巧了,还是老乡,有地方去吗?她摇了摇头,又低下了。跟我走吧,我认识你表姐,就在公司附近!
那是2000年的冬天,一个平常的夜晚,对于某些人,注定是个不眠的。
冬月很久了,零星的风吹着,点滴的雨落着,冷冷的空气散发着干枯的味儿,仿佛渴求着些东西,在这样的日子里。
常平,这是南方的一个小镇,当蜗牛似的车皮,载着冉玉平好多人满满的淘金梦抵达时,已是冬夜凌晨三点了,肩扛手提的人群,潮水样的涌出,走向那道窄窄的栅栏,而且要接受验票员的吆喝,男人叫,小孩哭,女人骂,霎时给这个平凡的驿站添加了和谐的乐章,瞬间,好多人张开双臂,仰天大叫:南方,我来了!
广场,接人的,拥抱;送人的,惜别,来来往往,很快恢复了平静,仿佛这里没有发生过什么,就这样简单的注视着,淡如水。或许这是它的使命,承载着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无须付出什么,所以也不奢求得到些什么。于是,无论风霜雪雨,寒冬酷暑;无论富贵清贫,康健疾病,都静静的伫立着,看花开,看花落。
偶尔,会有落单的男人和女人,于是,他和她相遇了,在冬夜里,在冷风中,在他乡的街头......
当坐上的士的瞬间,自然的,拉开了距离,说不出为什么,他已经知道她是刚刚失利于那场七八九战争,准备来年再考,可是贫穷的家庭,已经承担不起读书的费用了,只好来投奔多年在南方发展的表姐,挣点学费,哪知表姐被公司派到外地培训去了,就这样被茫然的撂在了南方的街头,有点凄凉的感觉。
听着女孩怯怯的述说,他想到了自己,接到大学通知书的时候,他还在玉米地里掰包谷,浑身沾满收获的味道。深夜,一家人围坐在那张矮矮的圆桌旁商量学费的问题,6000块!包谷40000斤!看着锁紧眉头的双亲,还有读初中的妹妹,他无声的落泪了!自己是全家的希望,怎么办?
那是一个初秋的早晨,背起那个破旧的书包,还有几件行李,还有那张通知书,悄然的沿着经常上学走的那条路,一条通往外面的土路,独自踏上南下的列车,寻梦去了!给妹妹留了一封信:好好学习,走出去,圆哥哥的梦!
没有任何变化,那个小村依然继续着往昔的生活,小村的人们依然鸡鸣劳作,暮色里牵着老牛,哼着小曲归家,因l为家里有热热的炕头,暖暖的饭菜,还有昏暗的油灯里点点希冀!
人与人,有时,没有那么复杂,一个眼神就能温暖那颗心。是来接一个同学的,可是同学有事没有坐上车,忘了告诉他了,只好独自打车返回,当看向她的时候,那种无助的样子瞬间伤痛了他的心,说不出的理由走了过去,轻轻的聊了两句,巧了,还是老乡,有地方去吗?她摇了摇头,又低下了。跟我走吧,我认识你表姐,就在公司附近!
那是2000年的冬天,一个平常的夜晚,对于某些人,注定是个不眠的。
没有浪漫的花前月下,也没有灵秀的水乡丽山,生活着,只为个人心中的那个梦!
七天后,表姐回来了,原来和他早就认识,她进了他的公司,成了流水线上的一名员工,他依然做着他的工作,兢兢业业,还自学着函大的课程,日子,就这样充实着,平淡着。
偶尔,周末的公司聚餐,他会叫上表姐和她一同参加,他也会劝她喝点红酒,学着和各种人交往,充实自己的知识,努力学习,参加明年的高考,不在有青春的缺憾。就这样,他和她相识了,也相恋了......
于是,周末的威远炮台,有他和她牵手的身影;明丽的椰子林,有他和她嘻戏的笑声;世界之窗,有他和她认真的思考;凤凰山上,有他和她深情的凝眸;逶迤的小梅沙滩边,有他和她冲浪的激情;红树林里,有他和她孩童式的追逐.........然而,不加班的每个夜晚,却是他和她努力学习的身影,时而沉思,时而开心的微笑,或许世界就这么小吧。
忙碌的日子,时间过的就是很快,谁知道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怎么样转眼已是来年的高考,他陪她返回家乡参加了依然是那个万人争过独木桥的游戏,鼓励她,尽力就好,其实就在她走进考场的时候,他接到了函大的毕业证书,但同时也被告知他有遗传性的白血病,于是,三天的考试过后,在她等待分数的日子里,孑然一身,他又返想知道北京哪里治白癜风病好回了南方。
九月,是收获的季节,她接到了理想中的那所大学的通知书,第一时间和他分享了这个喜讯,只是,她收到了一封信和两万元汇款,如同消失一样,再也联系不上了!
如今,他的妹妹也考上了那所大学,和她同系,妹妹也不知道哥哥发生了什么,只是每月按时收到汇款,供应着她和妹妹的大学费用,日子在思念中慢慢流逝了,想念却越来越浓,在如花的校园里,在似水的知识里,怎么在遇到他?
南方,那个曾经嘻戏的椰林里,那个曾经牵手的海边,他依然时常伫立在那里,追忆那些曾经的日子.......
又是冬季,到了飘雪的日子,南方很少下雪,只是干干的冷着。故乡早已下雪了,那洁白的雪花,漫天飞舞,昭示着安康和祥和,还有希望,只是在她的心中,牵挂着他,思恋着他,感激着他:你还好吗?
那年,匆匆;匆匆,那年。
青春,不能翻页;记忆,不能叠加。
站在如水的冬夜,望着远方的故土,思恋着那个自己不能带给幸福的她,轻轻地问一声:你那里下雪了吗?
QQ/417740569           





 (散文编辑:江南风)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