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juj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507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2178
阅读:0回复:0

丫头欣欣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11-09 17:58

丫头欣欣
   

  

  丫头欣欣

  ——chai7

  

  

  在阿兰家里,丫头是阿兰对阿欣的称呼,可阿兰的丈夫阿发叫他欣欣,而母亲阿珍叫小欣,儿子阿鹏则叫妹妹或欣欣妹妹。

  小阿欣原来叫兰姨大伯奶奶,孩子爱学别人说话,阿鹏叫爸爸妈妈外婆,阿欣也跟着叫爸爸妈妈外婆,就这样叫了下去,也没有打算改,于是他们就认了干爸干妈和干女儿。

  阿欣是胡定的女儿,胡定是阿兰阿发的铁哥们。女儿还小时,胡定妻子跟人私奔了,在后一直不肯再找个人过日子,一个人带着女儿一边做生意,别提有多艰难了。孩子饿一顿饱一餐,整天鼻涕挂在脸上,瘦得像只猴子。阿兰看了那个心痛哟,就让胡定把孩子给阿珍顺带照看着,反正多一个孩子也多不了多少事。头几天还只是白天照看,晚上回自己家,可后来孩子不愿意回家睡了,赖着不肯走,就正式住下了,成了阿兰家里不可缺少的一员。

  欣欣来这家的头一件事,就是消灭她头发里的虱子。阿兰不知道从那里听来的,用煤油洗除虱又快又好,又听说煤油弄到眼睛里,会弄瞎眼睛,所以一家人特别特别小心。

  最担心的是小阿鹏,在前他与阿欣早就是好小朋友了。洗头时,阿鹏一直守在一旁,不停地提醒妈妈,别把煤油弄到她眼睛里了。

  用煤油洗头,那只是倒点点煤油在手心上,再在头发上反复搓擦,根本不会弄到眼睛里。再说就是溅点到眼睛里,也没大事,怎么可能会弄瞎眼睛呢?

  每天阿发出车收工回来,两个孩子一齐扑向阿发,阿发总是抱起欣欣再牵着阿鹏。虽然欣欣没有了亲妈,但她并不缺少家庭的温暖。

  阿发总是给孩子们买些零食,如水果糖小花片兰花根什么的,每次都平均分给两个孩子。阿欣的一份很快就没了,阿鹏那份总是消耗得很慢,阿欣看哥哥的玻璃瓶里还有吃的,就赖着妈妈要,阿兰就动员阿鹏拿出来再分配。每次初分配后都有这样的再分配,阿鹏对妹妹从来不小气。

  阿兰一直想有个女儿,一男一女白癫风医院一枝花这多好。可是家里穷,养不起两个孩子,就没敢要。后来计划生育政策转严,要是超生怀孕了,就有好多双眼睛盯着你。那超生罚款更是个天文数字,一般家庭交不起。带了阿欣,阿兰就把想要女儿的心思,全放在了阿欣身上。

  家里要买盐买醋打酱油,或者给阿发买包香烟,总是阿鹏的事,阿鹏也特别仔细,总是问如果没有生产牌(香烟),买什么牌子?没有粗盐买不买细盐?……。

  阿欣常常玩买卖东西的游戏,买和卖都是假的。她也想实实在在的买点东西,这天晚上阿发就给了她五毛钱,让她买包烟。过了好久,欣欣空着手回来了。捏在手上的钱,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阿珍数落着小欣,阿发立刻护着,算了算了,今晚我不抽烟了。

  阿兰心痛丈夫没烟抽,又给了钱,让丫头再去买。

  从小阿鹏一直身体好,没病没灾的冲的一下长大了。当然也不是完全啥病也没有,也三不三有些小毛病。有一次,得了“腮腺炎白癜风容易治疗好吗”脸腮肿得大大的,像个小胖子。

  去看医生,医生说光吃药还不行,得扎银针。于是在脸上腮下扎了五六枝针。

  欣欣笑着说哥哥像个刺猬,这时顽皮可爱的小欣欣“嘣”的一声打了个屁,引起在场的人都笑了。

  阿鹏脸上扎着针,一笑,那扎针的地方就痛,立刻收住笑容,可又忍不住,还想笑,就这样笑又笑不得,忍又忍不住,那个样子别说多有味了。

  欣欣笑得满屋子跳。只有阿兰强忍住了笑,轻轻搂着儿子的头,前用身子挡住不让看。

  欣欣身体不好,三天两头这发烧,那不适。这也奇怪,从前她跟着爸爸,少有人管她,泥里滚,灰里爬没灾没病的。到阿兰家干干净净,吃喝睡一切正常反而病来了。

  光说大病吧,先是发麻疹,一连十多天,白天累坏了阿珍,晚上就是阿兰侍侯着,弄得十多天没睡好觉,虽然胡定也分担一些,但主力还是阿兰。胡定几次要接病孩回家,阿发阿兰都没答应。

  过后没多久,一天欣欣突然嘴唇发乌,两手冰凉,阿兰脸都吓白了,抱起赶紧上了医院。

  医生这里听听,那里敲敲,大笔一挥,住院。那时要住院非得有大病才行,不像现在就是蚊子叮一口也可以住院。

  阿兰捏着住院单去办手续。找人,屋里没有欣欣,过道里也没有,到院子里一看,欣欣跳上像皮筋了,还一边跳一边唱:一哟一,一个小朋友坐飞机,二哟二,两个小朋友梳小辫……。

  这就怪了,刚才还那样,吓死人了,现在就跳像皮筋了。又回到门诊医生那里,医生又这里听听,那里敲敲,也弄不清为什么,最后说:回去吧,没事了,多喝点水。

  小学五年级时,老师要他们做什么模型。阿欣拿着菜刀砍呀、削呀、剁呀、一不小心把自己左手小指剁去一截。

  开头,孩子还不觉得怎的,还拿起留在砧板上的半截指头看,再看左手,血丝丝往下流,她一见血吓得尖叫,阿珍连忙过去一边埋怨老师不该出这主意让孩子做这个,一边捏住小欣的手腕止血,可是一用力,原来丝丝流淌的血,像喷泉一样射了出来,喷得一尺多高。阿珍也吓着了,一时没有了主意。赶巧这时阿兰回家,一把拉着欣欣去敲对面的门,要求在医学院读书的邻居孩子给止血。

  这位学生是头一次见到这场面,也慌了张,医学院的学生竟然忘了止血的方法,只是连着叫,赶紧上医院,赶紧上医院。说着说着一起下了楼,两人抱着抬着赶往医院。一路上留下了一滴滴鲜红的血滴。

  欣欣躺在手术床上不声不吭,医生在忙着、止血、清创、剥离,一声清脆的卡嘣声,截去了一小截指骨,接着是缝合包扎。

  虽然是一截小手指头,不会影响生活,不是什么大事,还是让阿兰心痛了好一阵子,不停地哀声叹气,眼泪都出来了。欣欣这孩子倒特别坚强,除了见血时吓得一声尖叫外,她就没有再哼一声。

  胡定赶来,手术已经结束了。要接欣欣回家,阿兰还是没答应。

  后来一到冬天,欣欣老是说受伤的手指特别冷,阿兰就给她织毛线手指套,一个又一个的织,在方寸指套上还编出些花样。

  欣欣读中学了,阿兰才让欣欣回自己家住。

  读初二时,欣欣来了初潮。早上起来发现裤子上,床单上全沾上了血迹,吓得不得了,又害怕父亲知道,赶紧收拾,躲着爸爸把这些丢进了洗衣机,没一会裤子又弄赃了,又换裤子,一下子换了五条裤子,都没有裤子换了。乘父亲上厕所给阿兰打了电话。

  妈,你来一下。

  这么早,什么事?

  你来一下吧,我有事,真的。

  有什么事,说嘛。

  不,你来了再说。

  到底什么事,还说不得。

  妈,我求你,求求你,赶紧来。声音都带哭声了。

  阿兰知道出什么事了,答应着马上来。

  阿兰紧紧忙忙赶到,欣欣在自己房间里招手,把阿兰拉进她的房间,立刻关上门,伤心地哭了。

  别哭,傻丫头,告诉妈,什么事。

  低声说:我下面出血了,我没裤子换了,我出不去了。

  阿兰笑了,没有急于处理这事,搂着欣欣说:丫头,别怕,这是每个女的都有的事,是女的就都一样,这是生理现象,像呼吸呀出汗呀一样,不丢人,你能说人家出汗丢人吗?你别急,妈先给你去内买裤,你等着我。

  阿兰回来时,胡定正在发脾气,嘭嘭嘭,使劲敲欣欣房间的门,一边骂:这么晚了还在睡懒觉,还不去上学,像什么话,快开门。

  欣欣躲在屋里面:我不准你进来。就不开门,就不开门。

  阿兰拦住了胡定;你走开。同时给他耳语说话。

  胡定拍了拍头说:好,好,好,我走,我走。北京中科医院是治啥的

  阿兰帮着洗弄好,嘱附这提醒那,把几包卫生巾用纸包好,塞在书包最下面。又从洗衣机里拿出衣物,搓洗有血迹的地方。一边说这些地方要用凉水搓,才退得去,用热水就会留下痕迹。

  好了,上学去吧,我给你写请假条,请两节课的假。

  下午放学时,欣欣一眼就看出阿兰站在校门口等她。

  对小女孩来说,初潮是人生的台阶,她具有女性的特征了,这时害怕人家知道,特别是害怕男生知道,最需要妈、姐、嫂这类人的指点帮助,想有人关心她。欣欣没有别的人,就只有阿兰可依靠。看到阿兰来接她,感到特温暖。一下子搂住了阿兰,在耳边轻轻说:你就是我的亲妈,我的亲妈。说着说着声音也梗了。

  傻丫头,当这么多中科白癜风寒假感恩回馈的人,别别别,我是你的亲妈,你是我的亲女儿,亲亲乖乖女儿。

  初三了,欣欣又出事了,下楼梯一摔跤,小脚杆粉碎性骨折,老师把她送进医院。幸好 X 照片看得清楚,碎骨没有错位,免受了错骨复位的痛苦,又没有外伤,医院只弄个小夹板固定就让回家了。

  阿兰赶过来一切都弄好了,自然是接回阿兰家,回她自己家没人照料呀。

  偏偏这时胡定不在家,在北方和人家谈生意,关系重大,实在回不来,只得求阿兰阿发。其实阿兰早已忘记阿欣姓胡了,只以为她跟阿鹏一样的姓,是自己亲生女儿,用不着别人求什么。

  最要命的是还有两个月就中考了,大家都在全力以赴迎中考的时候出事,真是会挑时候。

  俗话说伤筋断骨一百天,没有这么多的日子好不了。阿发阿兰也没有法子,只能是先养好伤再说。

  阿欣这孩子有股轫劲,才三天就下床在屋里扶着床铺桌子一点点挪步,十天就可以柱着拐杖满屋子转了。三十天硬是摔开阿发一个人下了楼,才两个月,就要阿发陪她去学校,第二天就上学去了,只是每天由阿发送和接。

  阿发倒也放任这个女儿,什么事都由着她,招来妻子不少的埋怨和批评。每次也是慢悠悠的笑着说:没事的,不会有事的。

  阿珍天天给炖骨头汤,欣欣都喝腻了。阿发开玩笑地说,伤了骨头就喝骨头汤,头痛得喝猪头汤,那屁股痛该喝猪屁股汤哟,猪屁股有股猪粪味,就难喝了哟,你下次可别摔坏了屁股咯。逗得大家都笑了好一阵子。

  阿兰笑过后白了丈夫一眼说:老不正经的。

  阿鹏也每天帮着妹妹补课,一家人围着这小女孩转。

  胡定也赶了回来看女儿,头一天下飞机,第二天马上又飞走了,停留不到一天。他知道有阿发阿兰不必心,但是他必需回来,那怕是只能看上一眼也要回来看看。

  中考如期举行,阿欣也挺直腰杆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公布分数了,欣欣高出重点高中成绩线 25 分。

  胡定领着女儿,带着高中入学通知书来看阿发阿兰,阿欣一进门就和阿鹏去玩电脑游戏了。

  胡定给阿发递过去一张信用卡,一边说:这次赚了三万多,一半功劳在你们,我知道你们不缺钱,但要按劳分配呀,你们奖赏给我的手表我还戴着呢,你看,说着伸出了手腕。今天给你们的就一定要收下。

  阿发说:既然是按劳分配我就不客气了。

  阿兰用胡定的名字把这 15000 元全捐给了希望工程,当时是区里最多的一笔希望捐款。媒体知道了这事,想宣扬宣扬,按线索找到了胡定采访。可是他失口否认,说根本没有这事。希望工程的人也清楚记得是个三十多的女人捐的钱,而胡家除了阿欣就没有女人,线索就这样断了。


  联系方式:(电话)0731-6318601|(Email)chai777777@163.net|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