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是个衣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558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9710
阅读:3回复:0

-b- 局外惶惑局内跳梁--b-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11-09 21:39

【编者按】不同的价值选择确定不同的生活轨迹,遵从感觉的事情总是冒风险的,我们本来就看不清世界看不清未来看不清自己,如何谋求去看清一个本来不相干的陌生人迷茫的生活清楚的选择,心思缜密、敏感、复杂的人如果能把世界简单化,会不会很容易找到幸福?
恋爱可以让女性变成最好的散文家,很遗憾,我也以为自己有那般情致,却不小心变成了思考者,思考的女性都是可爱全无,美丽尽失的。
可我还是要说上一说,不管当事人如何看待,其实我似乎通常都是语中带刺、口吐荆棘从不曾留情面的,所以以下言辞被当事人看到也权当酒肉穿肠,云烟过眼。
我总是不自觉地跳出局外,摆出冷眼看待的姿势看待我们,我以为这对男女会有场值得乐道的好戏,结果却总是不尽人意,我不是期待中的我,他也不是虚构中他,我太让自己失望了,我把自己的恋爱经营成这般模样。说到底我都不是个讨喜的姑娘,被谁撞见了都是事故。最近又出奇地喜欢讲道理,我自己自然清楚道理在问题面前都是闲扯,但是还是费尽脑细胞地让自己逞口舌之快,最后脑细胞死亡得太多,直接死机了。
总有人说我根本就不喜欢他,说的人越多我就越惶惑,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就那么没良心地逢场。但是我觉得,开始可以草率冒险,但是结束却一定要经过慎重的思考和冷静的判断,并不是彼此有多么的深情,而是,在茫茫的人海中遇见一个有общийязык(共同语言)的人真的很难得。可能当年高考多考几分,或者坚持己见报考到广州,可能他保持一如既往的好成绩,可能他选择在上海安居乐业的舒服日子,可能当初的搜索系统有那么一点点的偏差,可能那个拨错的电话没有一点点的解释,可能,可能有太多种可能让我从来就不会相识,而现在走到恋爱的地位,本身就是在不断地挑战概率。我之所以说общийязык,是因为这个世界上和我们有话说的人太多,但是言语并不等于语言。以前我一直以为共同语言就是因为有共同爱好共同追求共同选择而产生的一系列交流,现在,我发觉远远没有那么简单,这段日子一直纠缠我自己的其实是一个巨大的症结,我发现我们拥有不同的价值观,其实也没必要达成所有事情的统一,但是这一点的确让我受到了重创,坦言之,他的确实现了我高中时的小小想法,简直就如同寓言般的得梦想成真,但是也是他,打碎了年少时更大的追求,呼啦啦大厦将倾我开始逃避自己的追求,厌恶、讨厌、排斥自己最初的想法,后来我才发现感情是没办法构建在追求上的,所以我反而走了一条决绝的路,将感情与追求完全了解尿布型婴幼儿白癜风划清界限,我做着自己的努力,朝着自己的目标往前赶,完全不需要他知道。没有人会把价值观摆出来晾晒的,但是通过日常的一些言语和行为,我已经窥测到我们不同的价值选择了,这本来就是无法扭转的分歧。我逐渐把它上升为不可调和的矛盾,可是我还是没有那么潇洒的就放手,我只是太珍重这份挑战概率的相识。
若我们都换一个才学不错、品貌像样、兴趣相通,喜好相投的伴侣,其实也挺容易的。我不忍心放开,因为我还珍视了我们的общийязык。我也不知道我们什么相似,可是就是不停的有话可说,我很惊异于这个人,可以和我从比利时轻武器一直聊到《男人帮》,从学潮运动一直说到清朝穿越,其实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共同点,只不过不断的交流、辩驳、争执让我误以为我们其实很相似。聊得来,其实未必就是彼此相似,我不过是沉溺于这种交锋中无法自拔,我喜欢听这个人,用三言两语把很多事情就点得通透,这种理性和顿悟,总能让我在盘亘的复杂中找到一条明晰的路,其实我们原本就不相同,即使都喜欢文学,也没有什么共通,鲁迅和杜拉斯又有什么关联呢。所以我希冀的共同价值观其实根本就没有任何根基。
遵从感觉的事情总是冒风险的,就像我当初允诺一样。
我们都不是不可替代,我们也不是千挑万选,我们没必要捆绑自身,可是我还是谨小慎微,此般懦弱。
见面的晚上,我将一周的怨气全都撒在他的身上。说了一堆没有条理的东西,从模拟联合国一直说到蜜蜂种群,每一次辩驳我都占了上风,虽然我明明知道他谦让于我,我不是想证明什么,我也不是想赢得什么,我只是想不停地表达自己的观点,我压抑得太久了,我觉得自己已经在渐渐消逝了,磨灭在这场无疾而终的恋爱中。
我们坐在湖边的石阶上,夜里的水汽格外清寒,我们隔着一米左右的距离,彼此都没带眼镜,我回过头注视他,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是那么遥远,我对他说:我看不清你。,他回答:我也看不清你。,我们都心知彼此在说什么,我们本来就看不清世界看不清未来看不清自己,如何谋求去看清一个本来不相干的陌生人,我看着你,并不代表我就真的能够看清你,我们能够在一起,并不代表我们就必须在一起。
我再也不想去经历那样一个夜晚,人性的自私、怀疑、丑恶全部暴露无疑。他说原本以为我们的恋爱会是简单快乐的,后来他自己也改口到其实人本来就是复杂的,两个心思缜密、敏感、复杂的人的碰撞出了擦伤就是牺牲,我们还太年轻,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称得上复杂的东西,但是我们有一颗复杂的心就够了,我们太年轻,对未来,前程,彼此,都无不怀疑、揣测、猜忌
那天晚上我睡得特别早,全身都裹在被子里,中途醒了两次,却做了三个指向同一寓意的梦,第一个,我梦见自己意外收到一堆化妆品;第二个,我梦见我一个人流连忘返地在商场里看时装,第三个我梦见自己因为逛珠宝展览而错过了最敬重的恩师的一堂课。从最后一个梦中惊醒后,我出了一身的冷汗,我太知道这三个梦都在指向什么了,是不是我惶惑的爱情,就是梦中的那些诱惑,而我也最终会因为它而葬送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我记得我们最初恋爱的时候我就对他提起过《沉香屑第一炉香》,我只对他提起了那一段,其实有寓意的部分还不只那一段,我初一时读它时就被这其中的寓意震惊了,这么多年我反复重读它,越来越发现它的指向性了,包括有一次的小提琴事件,和这次的恋爱,都无不让我想起葛薇龙那个历历在目的衣橱,它曾经在多少个夏天里惊醒了我的裙角,我不希望有一天,自己会是她。那三个梦的确把我吓到了,比那个夜晚的自私、丑恶还要晴天霹雳,一上午我都像病了一样,我的确恐惧自己会被这种贪慕逐渐吞噬,不管是对恋爱的手部白癜风的治疗有哪些方法留恋,还是对这个人的优柔,都好像让我失去了本然的面目。
但是,也是在那天,当我请问北京什么地方治疗白癜风比较好掀开自己的自私,他暴露出他的丑恶后,我们都开始出奇地安分起来,如果甩两个耳光就走,如果把之前自己想过什么都吐露出来,如果我们都转身去追求自己心中的恋,如果,如果,那可能就是另一番模样了。
一天之内给我打了8个小时零40分钟的电话,霸占了我一天的三分之一,这三分之一的时间,我可以看一摞小说,我可以背很多的俄语单词,我可以补充自己的睡眠,我可以写着有的没的文字通话中我决定原谅这个人,也原谅我自己。其实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我最忌讳他对我说爱我,因为爱那样沉重怎么能这么说出口,但是他又用另一种理论打败了我,他说我们现在彼此都一无所有,那么全心全意献给对方的除了爱还是什么呢。那一瞬间我倒戈于这种理论了,我不在介怀那个把爱你当然短信尾缀的习惯了。
我们常常不自觉跳出局外来审视自我,我们以为这样会让自己更加理性,其实也不过是惶惑收场罢了,我们以为当局者会演绎多么美好的剧情,其实也不过是跳梁小丑走个过程而已,我们的年纪太简单,我们的心里却有太多沟壑。我们一无所有,我们却什么都想抓住。
我们对自身的未来都没有把握,谋求共同的未来简直就是无稽之谈,因我们都能认清这一样,所以我们从来都没有花心思去稳固这段感情,我们只是在不断消耗最初的那点美感,随时准备收拾东西走人,我以为这样很潇洒很理想,不落泪不牵连,我自己这就是独立女子人格的体现,可是我忘记了,人心不是可以这么轻易就伤害的,当他坐在湖边离我远远地说我需要平静下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太过于自私了,我有种将自己的生活理念强加于人的欲望。
经历了这样翻天覆地的争执后我们总算走出了一条明朗的路,确切说是我在心灵上取得一点点的保证,虽然代价很惨痛,但是我至少还是愿意听听那些许诺的。日志写到这时那个孩子突然发信息说金工实习做了一把锤子,要送给我,让我随时敲醒他,我想我也可以随时提醒我自己。
恋爱只是生活中很小的一部分,但是由此却映射了我对于很多事情的处理方式,在经历了惶惑的大一以后,我更加清醒自己想要什么,想追求什么,但是对于路径我却一直犹豫不决,我总是想跳到局外,看看自己做的到底对不对,其实在局外也是一片茫然的,有的时候根本就没必要装得很理性,对于恋爱,就去遵从感觉,敢爱敢恨,好聚好散,对于梦想就像傻子一样追求,不管流言,不在乎鄙视。
我很庆幸自己遇到的是这样的一个人,能容忍我把矛盾理清,有的时候,我也会想是不是做朋友会更好一点,我这样自私的想着,其实是想他真正的留下。好啦,我们不要在自娱自乐了,再写下去,看客都累了。
其实我也累了,如果和你结束恋情,我不会再开始另一段,不是深情难赋,而是懒得去花时间花心思就去思考去叩问。像最开始我们讲冷笑话一样,我们的日子有时候就是这般难以言说的哭笑不得,不论如寻找治疗白癜风的好何,与君共赴巉岩路,都会走到底,无愧于良心,无愧于年少。
我最不相信承诺,还是以各种有形或无形的方式索取你的承诺,不知道那个虚无的东西怎么就那么能让人安心,当我意外的拿到的它时,突然很嘲笑自我,明明就不想去相信的东西为什么一定要去得到呢,我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还好这些无理取闹都有你的包容。
我自私自私自私自私很私自。
我臆断臆断臆断臆断一直在臆断。
可是我又如何能控制自己的邪念呢,从决定大冒险起,我就一直带着剑戟随时见招拆招随时防备,现在才知道本来就是以己之矛攻击之盾的冷笑话而已。如果我自作聪明了,如果我胡思乱想了,如果我主观臆断了,如果我口不择言了,如果我心肠歹毒了,如果我毫无良心了,我只想告诉你,这些所有的,都是因为我对你莫不经心的在乎。
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占有欲,我的占有欲全都嵌在我对你刀刀见血的讥讽里了。
我们都被生活的激流吞没,那种惊痛的心情不能言说,理想与现实的差距让我们有种无措的触目,可是那一切都在那晚的战争后泯为炮灰。现实已经严丝合缝地贴在了我们长期的梦想之上,它盖住了梦想,与它混为一体。我们的生命,也如同这两面的一样,在决定恋爱之时就已经开始将锋芒隐没。
人生的意义止于人生,你不要悲切,有不做梦的,没有梦不醒的;
恋爱的意义始于恋爱,我无需疑虑,有不确定的,没有不真诚的。
2011年11月8日  于吉林大学文苑六公寓
         





 (散文编辑:蝶恋花)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