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尘不染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1127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4756
阅读:4回复:1

记郑春堂先生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11-10 03:46

记郑春堂先生
  

  记郑春堂先生

  ——临风

  

  

  回忆一个人总是比较容易的,因为它不受限制,想到哪就到哪;若是要用文字记下一个人的话,就有难度了,首先是资料不够,因为都是从他人口中道听途说,却又不便直接从他本人口中去获得,我没有理由去开这个口;再者本人水平实在是难以做这样的大动作。但是心理又很想记下来,他虽不声名赫赫,却受不少人尊敬,我也是其中之一;虽不见经传,却经历不凡,至今一生坎坷,不容易啊。当然开头还是比较容易的:前辈姓郑,名春堂,字招龙,福建尤溪人,生于民国年间,今年已八十有几啦;有四兄弟,排行老三,早年虽家境贫寒,但兄弟几个都挺争气,历尽辛劳,终于为家里置下一些田地,以备子孙生际有所依靠;由于学习勤奋,为人正直,后经人引荐,加入,得保长一职,因处事公正,在当地颇具威望,时至今日,这一点还可以从人们谈起他时的言语谈吐中感受到。

    

  相传当在村中有一个叫开镜的人,因为偷人家被子的事被他抓到,他处置了他,开镜因此怀恨在心,故事因此埋下伏笔,前辈的人生也因此埋下祸根。五十八年前,十月一日,新中国成立了,举国上下一片欢呼,人们奔走相告,人民大众翻身作主人,好日子从此开始。但是好景不长,一场空前的浩劫悄悄来临。当时的开镜只是村里一名普通的员,由于敢说敢做,当上了党委书记,坐上了村里的第一把交椅。十几年前,那一桩偷被子的事情恐怕没有人能记得了,但这位书记没有忘,阶级斗争怎能说忘就忘?前辈因此成为批斗游街的对像,成了众矢之的。

    

  “你是?”“是。”“你有党证吗?”“有。”“你是怎么压迫剥削劳动人民的?”“没有。”“没有?我有证据:解放前,劳动人民因为饥寒交迫做出一些比如偷被子之类的事,你怎么也抓起来处理?!”“不抓贼吗?”“……”

    

  “你还是地主,用你手中的土地残酷地剥削劳动人民。”“我不是地主,也北京那里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在哪个区没有残酷地剥削劳动人民。我们兄弟四个,没有一个能算得上是地主,就是连富农都很难算得上,虽然有人租种我的田地,但我从没摧过田租,有困难的还给予减免,你把我兄弟四个人的所有田地财产算在我一个人的头上,定为地主来批斗,你这是公报私仇。”“……”

    

  每当村里的通信员来他们家门前一站,叫道:“春堂!村里叫你去开会啦!”所谓的开会就是开批斗会,整人;所谓的通信员原来是个傻子,人叫阿坎,村里有句至今很流行的说人家傻的话:“你这人怎么这么傻呀,真是阿坎。”据说有这样的一则故事:村里无论是谁,只要办事,无论喜事丧事,他都要去,而这时候主人一般也都慷慨大方,他可以大饱口福一顿,据说白果吃到后面,他尽坐在那儿不动了,和他打招呼他也不理你,只是瞪眼看着你,微张着嘴,只有呜呜声,知道事儿的人就赶紧拿双筷子,对他说:“阿坎!你是不是吃多啦!你把嘴巴张大点,我帮你夹两块出来就好啦!”果然看到那白果已到舌根了,那人夹了几快白果出来后问他怎能么样,他喘着说:“好、多、了……”

    

  而家人一旦听到这样的消息,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家大小摸黑上山,为前辈找跌打摔伤的草药回来熬,灯笼是有的,但他们没有打灯笼的权力,只有把药熬好,在家里等他早点回家,叫两个女儿在山顶上偷偷看看村里的情况,村里灯火通明,女儿眼看着父亲在村里被人五花大绑的捆起,被人推来推去、拳打脚踢,只能默默流泪,那心里的白癜风医院网络咨询是做什么的痛楚……一言难尽啊。直等到开会结束,父亲步履蹒跚地从村部一步一步的睡眠不好可以做做蹲起出来,在确定后面没人跟踪时,两个女儿赶紧从路边冲出来,一边一个肩着父亲的手,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只有泪如雨下,“阿爸,我们回家……”

    

  事情并没有停下,带着浑身内外伤的他后来又把被发放到林场进行劳动改造。不过前辈却是因祸得福。林场的场长很尊重他,知道他是一个有文化的人,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况且当时林场正缺会写字的人手,“春堂啊,你以后就帮我写字就好了,那些重活让别人去做就行了。”家里知道后宛如石头落地,感慨天无绝人之路。前辈也是驾轻就熟,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算是拣回了一条命。

    

  认识前辈时我还小,只觉得他身材伟岸高大,和蔼可亲的谈吐里透露着威严,对晚辈的教导他总是无微不至,而一旦做错了,却是极其严厉。那时我无法明白那些小孩子为什么不听话,就去问他,他说那叫“心性未定”,直到今天我才明白这四个字的含义,性情不稳定的人什么事情也做不成。看到他时常翻看的那些旧书籍,想把这些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知识传承下去,可那两个不听他话的孙子无论如何也学不进去,看到他时常对着窗外叹气的背影,私自暗下决心一定不辜负他老人家所望,可时至今日,却也是滴水未进。后来从外婆的口中得知,改革开放后,开镜那一家,先是孙子被车撞死了,不久以后儿子喝了乐果水,妻子也犯傻成了个呆子,想想昔日呼风唤雨、儿孙满堂,而今……真是孤苦伶仃之至啊。

    

  他就是我的外公,郑春堂先生。那个小女儿就是我的母亲。而如今我为着生际,只身在外,却不能孝尽于帐下,想起时总是不能自已,有愧于心哪。去年春节前在电话里得知,外公在浇菜时不小心摔了一交,左脚摔断了,一家上下大小在身边伺候,医院说由于年纪太大,不能动手术,一时也不能用药,接电话时那些安慰的言语显得十分无力,听他说话,精神还好,听他说:“孩子,早点回来哦。”我一时语塞,竟然说不出话来。想起小时,只要有到外公家,最喜欢做事就是跟在外公身边,听他讲故事和与人交谈了,不明白时,偶尔提些问题,他都悉心说明。最近外公的伤势有所好转,已经可以吃药的用药了,心情也好些了。

    

  祝愿他老人家身体早日复原!健康长寿!

    

  [本人博客地址:http://xiaolin_sy.blog.163.com/欢迎登陆!]
游客

返回顶部